文章查看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可持续发展 >
辅导员把评优细则读了出来
* 来源 :http://www.zdbtlv.cn * 发表时间 : 2020-07-11 11:13 * 浏览 :

从4月底到6月26日,王昱人是在这个十来平方米的房间里度过,只吃泡面、面包之类的素食,闫同学隔几天过来就给她买一次饭。“我很害怕出去见人,东西都吃完了,就在晚上十点左右悄悄跑出去,补充一下食品。”

离校出走前,王昱人申请了大四学年优秀学生标兵一等奖学金。她的学年平均成绩是全年级第一,今年初还获得“感动南粤校园”年度诚信人物奖项。

记者了解到,对于评优事件,王昱人失踪后校方已经作出了回应。其辅导员许老师称该评比是按照学校规定进行的,因对一个加分项目产生分歧,他组织了同年级学生对此进行讨论,以澄清评比情况及标准。

离开听证会的课室后,王昱人回忆道,“感觉同学好像都在说我,都跟着我、骂我。我战战兢兢地回到宿舍。”她想到宿舍里还有一个竞争者,害怕遭报复,马上收拾东西离开学校。

6月26日下午6时许,记者收到了一封王昱人的电子邮件,邮件上说,她对学校评优的申诉感到无望了,决定在毕业典礼当晚12点一过就服药自尽。邮件还附有一份“器官捐献志愿书”,为防万一,记者马上致电王昱人的家属,同时报了警。当天弟弟到宿舍找她,并保证今后尽力代她进行申诉后,王昱人放松了警惕。弟弟又拿了不少好吃的东西与姐姐一起吃,叫她好好睡觉,聊他高考的事情,王昱人这才逐渐放弃了自杀的念头。

王昱人去了暨南大学闫同学的宿舍。闫同学是她高中的同班同学。“我们俩关系很好,我在她那里住了三天。她室友旅游回来后,她就把我带到了大学城北亭村,帮我租了一个公寓房间。”

对于王昱人的出走,闫同学一直帮她保密。“因为我跟她说了我小弟马上要高考了,不能让家里人知道。等我小弟参加完高考,我自己就会联系他们。”这段时间里,她一直没有上网,跟外界唯一的联系就是闫同学。“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,不敢闭眼睛,脑海里会不停出现听证会的场景,同学们指责我,感觉无论躲到哪里,他们都能找到我。”

6月22日,王昱人决定给小弟写封邮件让他帮忙申诉,于是半夜偷偷跑到一楼蹭wifi。这时,她打开网页搜了一下自己的名字,发现好多关于她的报道。

对她而言,更致命的是舆论压力。不少网友认为她是因没有评上一等奖学金只能得二等的,就离校出走。“看到网络的指责,而且只有学校单方面的声音,当时感觉一下子压力全都来了。”王昱人越想越绝望,于是网购了两次安眠药,每次4瓶,一共8瓶。“6月26日是毕业典礼,同学都在那天参加毕业典礼,拍毕业照,象征着真正毕业了。我没去,就想在这天吃下安眠药。”王昱人说。

评选时,班级评优成员、学院辅导员商讨后认定王昱人的“感动南粤”奖可以加12分。但王昱人认为,学校级别的奖最高加14分,“感动南粤”奖是省级的,按照2分等差,应该加16分。于是她申请开听证会,并多次找学院领导、辅导员申诉。校方同意召开一次专门的听证会。

可是,4月24日举行的听证会,在王昱人看来是一场“批斗”。“辅导员首先就说我不懂得感恩,然后说我欠学费,没有资格参加评优。”王昱人感到很委屈,她告诉大家,她确实还欠着大三大四的学费,但2011年高考后吉林组织圆梦大学活动,当时的省委书记作出批示,称吉林市委办公厅会解决她读大学的全部费用。

会上,辅导员把评优细则读了出来,其中有一条是“无拖欠学费”。“大家看我有拖欠学费的情况,连‘感动南粤’获奖资格都没有,他们决定把原来加的12分都去掉。”王昱人说,她感觉当时现场的同学都说她不好,一直拿欠学费的事情来说,“感觉特委屈,又难堪,当时就哭了,哭得很严重”。王昱人说,这个会大概持续了3个小时,而她一直在哭。

上一篇:力争用3年时间 下一篇:没有了